萌宝当道:我家妈咪是女王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十分3D-官网

    “你胡说!”

    “真相往往只掌握在少数人面前,这位警官,你说了,我没人杀人。”

    苏小念把这玩意举到她面前:“说吧,这是哪此?什么都我不说的话,我现在就给你推进去试试?”

    苏小念:……

    这辈子,她还居然第一次吃牢饭,挺……新鲜。

    “卡呢?”

    “呼!”

    “她吃了。”

    女警手里拿着警棍,挑了苏小念的下巴,苏小念一动不动,女警又冷笑一声,“像你另一另2个杀人凶手,还有哪此脸活着?”

    选泽了这女警的确是见财其意我我想要害她,苏小念把针管留下,又让她准备了一另2个模一样的去迷惑那人。

    拘留所,苏小念被当成了杀人重犯,单独关在一另2个房间。

    平静的拿起粥碗,都看一眼,光光的一碗汤,碗底不可不可以 几粒米……居然比旧社会的牢房还不如。

    女警被打的脸,迅速肿了起来,怒:“你胡说!朋友执法部门……”

    “吃吧,吃死你!”

    “你放开我!你这是袭警!”女警不肯说。

    社会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苏小念嗤笑:“什么都你现在哪此证据都没人,只随便说个故事,就其实我会信?依我看,这那个她 本人我我想要杀我吧?”

    那人并没人出去。

    女警认命的把手机交出,因此录了的话,苏小念放她抛下。

    拿起馒头瞧了瞧,眸光微微半眯……慢条斯理的撕成二根二根,往嘴里塞。

    房门打开,苏小念正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睡觉,听见动静,直接便道:“出去吧,我不饿。”

    苏小念淡定。

    “我要手机做哪此?”

    “黑金卡?无限额?送你卡的人,倒是大方。”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你给我闭嘴!杀人犯都说本人是冤枉的,你也一样!”

    很不顶点气的说道:“吃吧!你这一 杀人凶手……其实像你这一 人,还有脸喊冤?毙你一百回都不 为过!”

    女警说话的态度很不顶点气。

    “怕别人都看,机会撕碎冲厕所了。”

    苏小念相信了。

    女警脸色发白把哪此都说了。

    苏小念把针管收起来,这玩意看起来都不 哪此好东西,打算等回头拿给豆豆看看。

    “卡……我还没敢用,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

    女警机会惨叫:“很多!你说,你说!”

    她不敢不听苏小念的。

    “那就试试吧!”

    苏小念伸出手:“信呢?”

    “录个音,顺便等你回来……要不然,你出了这道门反咬一口,我居然很被动?”苏小念拿着针管玩,看向她的目光满是玩味。

    女警连连答应。

    放开了她。

    女警狠狠的说,上前一步,看样子居然忍不住要出手打她,可当她都看苏小念平静的一双眼底那凉凉的目光时,她冷笑一声,又退了回去。

    女警:……别说,她时候还真有那个念头。

    “很多再不!你说的都不 真的……我,我现在就去拿卡。”女警惶恐说,苏小念看她一眼,“把手机给我留下。”

    下午三点钟,阎维寒提了亲自做的,热腾腾的饭菜来“探监”。

    却是哼了一声,迈步进来。

    门拉开,又用力的关上,发出很大的响声。

    送饭的女警开了门进来,直接给苏小念面前甩了一碗粥,一碗咸菜,一另2个馒头。

    粥我我想要喝,都看看咸菜什么都我想吃。

    针管里是一管淡蓝色的氢气。

    女警冷笑,根本不把苏小念装进眼里,警棍指着她说,“苏小念!别给脸很多脸!你现在反抗一另2个试试?你反抗那叫袭警,另一另2个就可不可以 名正言顺打死你!”

    动作一顿。

    面前有同事低声提醒:“记得把监控关了。”

    那一份录音,一旦被放出去,她的前途就彻底毁了。

    “苏小念!没想到,你都不 今天吧!”

    时间不长,女警拿回了卡:“什么都我这张。”

    毕竟,这一 黑金卡的数量极少,她一另2个小小的女警,还真没本事凭本人挣这一 张卡。

    她倏然睁眼,翻身坐起,惊讶道:“你杂办 会来?”

    另一另2个房间,女警从单面玻璃上看着拘留室后边的女人爱,马上起身,提了警棍走了出去。

    苏小念似笑非笑的眼底猛然闪过一道极致的冷意。

    “你说,你说……其实我要知道这是哪此东西。这是时候不久前,一另2个前递送过来的,后边除了这一 针管,还有一张卡,一封信,信上说,若果把这一 针剂给你注射了,卡后边的钱什么都我我的。我初始什么都我信,时候查了卡,的确有一百万。这才,这才相信了。”

    面前警棍忽然向着她面前用力砸下。

    完了,苏小念道:“你留在手机里的录音我会有备份。什么都,你知道该杂办 做……”

    又一另2个耳光打过去,苏小念冷极,“你是我想我我想要死吧?”

    女警比了个手势,打开苏小念所在的拘留室,走了进去。

    是真的把苏小念恨到了骨子里。

    合身向着女警扑过去。

    苏小念哑然一笑,放下了碗。

    苏小念都看她一眼,很多往心里去。

    “好的我知道了。”

    闻言,苏小念不再多言,直接拉起她的胳膊,针尖刚刺破一另2个皮。

    她紧咬着牙关,却死死盯紧着那管淡蓝色氢气,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早知没人,很多当初?你进来的时候,监控也都关了,什么都,别指望在我面前耍哪此手段……你放心,若果我我我想要,有一百种土办法 可不可以 弄死你。”

    林白放行,但还是叮嘱一句:“阎总,苏小姐的案子后边有点视,什么都,请很多等待很多时间,让朋友难做。”

    “可你却是个渣渣!”

    女警大惊,下意识挥舞警棍去打,苏小念反手一另2个耳光狠狠打在她的脸上。

    一看苏小念居然是如同她时候都看的那样,吃了馒头就晕了过去,女警顿时冷冷一笑,向着单面玻璃这边比了个手势,同事在监控室直接切断了联系。

    抬手甩手开,苏小念慢慢的坐起来,笑一声:“不假装,是都不 要被你打死?”

    她一惊,脸色瞬间难看:“苏小念,你居然敢假装……”

    警棍落下的一瞬间,女警的手腕猛的被人攥住。

    “就凭你,也配穿这身衣服?”

    阎维寒道:“我知道,多谢林白。”

    苏小念快速扭过她的手,在她的衣兜里摸出一套针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