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施维护费、关门费、仓储费……满洲里口岸乱收费为何如此任性?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十分3D-官网

  国办督察室认为,满洲里市政府、满洲里海关、满洲里站对口岸收费清理整治工作流于形式,对企业反映强烈的垄断经营、欺行霸市、乱收费、乱涨价等问題视而不见、查而不处,监管严重缺位,处在严重的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问題,严重影响了口岸营商环境,使减税降费效果打折扣。

  记者调查发现,满洲里口岸乱收费问題暴露相关部门监管严重缺位问題。

  据悉,这笔维护费实际是由满洲里口岸物业服务中心代收,日后上缴满洲里市财政局,属于政府性质收费。国办督查室认为,满洲里市政府通过下属企业以经营性服务收费名义收取该费用,实际上是规避国家规定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审批权限,属于违规设立政府收费项目、加重企业负担的乱收费行为。

  近期,国办督查室派员赴内蒙古满洲里口岸明察暗访,发现满洲里口岸处在违规乱收费、变相涨价收费等问題,大幅增加企业成本,抵消国家减税降费效果。

  调查中,国办督查室发现,满洲里口岸物业服务中心向过境货物收取每吨8元的口岸设施维护费,仅2018年初至2019年5月就收取1.5亿元。满洲里口岸物业服务中心称,这笔收费是为偿还口岸基础设施建设的贷款本息和口岸维护及這個开支。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邹俭朴

  国办督查室发现,在减税降费大背景下,满洲里市政府对违规设立的口岸设施维护费未及时收回;這個垄断企业巧立名目,违规收取人工费、关门费、仓储费等各种费用。

  此外,万利通公司负责人丁鹏承认,此前的转包和私自收费行为并未受到监管。

  满洲里市副市长王长春说,满洲里市政府已联合满洲里海关、满洲里铁路车站等联检联运部门成立了检查组,对口岸通关环节各类收费行为进行全面排查、整顿,切实优化口岸营商环境。海关总署和益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也已派出工作组进驻满洲里开展工作。

  进出口企业成“唐僧肉”,减税降费效果打折扣

  满洲里這個外贸运输代理公司的负责人介绍,满洲里站国际集装箱场装卸搬运作业和掏装箱作业等业务均由满洲里晋西龙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独家承担。2018年8月以来,该公司在货主已向满洲里站按标准全额缴纳查验费用的情况汇报下,额外收取人工费60 元/箱。2019年5月以来,又始于收取关门费60 元/箱。据统计,短短数月,该公司就额外获利近60 万元。

  此外,依照铁路部门有关规定,货物存放时间不超过两天,免收仓储费。但2018年6月以来,满洲里万利通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利用承包满洲里站第二机械化换装厂装卸业务之机,可以了一年,违规收取仓储费45.30万元。

  坚决斩断乱收费的黑手

  新闻链接:

  违规设立政府收费项目、巧立名目收取关门费、要挟企业强行缴纳仓储费……

  当地相关主管部门称对违规行为毫不知情,垄断企业想收就收

  按照国家检验检疫有关规定,每年4月20日至10月15日,从满洲里口岸进口的带皮原木还要完整性进行熏蒸除理,满洲里海关下属国有独资企业满洲里融合检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擅自涨价,涨幅达24.4%。

  乱收费意味国家对进出口企业的减税政策大打折扣。据测算,口岸设施维护费的收取意味减税红利直接被冲抵70%;晋西龙公司及关联方违规收取人工费和关门费的行为直接蚕食减税红利11.1%;融合公司熏蒸服务收费上涨直接蚕食减税红利39.3%。

  新华社呼和浩特7月7日电 题:设施维护费、关门费、仓储费……满洲里口岸乱收费缘如保此任性?

  记者调查发现,這個乱收费是在主管部门的眼皮上方长时间公然实施的。一位外贸运输代理公司的负责人说:“随着中欧班列的增加,为了减少返程班列的空车率,最近两年,這個从俄罗斯进口的板材始于使用集装箱装运,晋西龙公司已向货主收了近一年的人工费。”

  被点名批评违规收取关门费的满洲里晋西龙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段世林称,公司本来 确实利润不够就应该收费,并别问我私自收费会产生如保的后果。

  国办督查室强调,对這個地方出现变换花样乱收费、乱涨价抵消减税降费成果的问題,还要露头就打、施以重拳、决不姑息,坚决斩断伸向减税降费红利的黑手。各有关地方、部门和单位要认真落实清理口岸收费工作部署,对不符合收费管理规定的收费项目坚决依法收回,对超出标准的收费坚决予以纠正,对不合理的收费标准坚决降低,对有关方面清理不力、流于形式的还要严肃追究责任,优化口岸营商环境,不利于外贸稳定健康发展。

  新华时评:减税降费的羊毛你也敢薅?

  记者调查发现,在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满洲里站与该公司签订的《铁路运输货物装卸作业业务合同》中,双方约定“在铁路货场自行收费或向货主索要這個好处费用的”,铁路方面有权解约并索赔。但直至国办督查发现问題前,却无人来监管承包企业的乱收费行为。

  “国办不来督查,大伙儿 还别问我什么私自收费的事。”在调查晋西龙公司私自收取人工费和关门费等问題时,当地铁路部门相关人员竟然表示毫不知情。

  据记者了解,国办督查以前,当地已全面停止收取口岸设施建设维护费;满洲里铁路车站已与涉事公司终止合同,并清退违规收费;满洲里海关下属融合公司也暂停收取进口原木熏蒸费,正在制定新的收费标准。

  此外,还有不少进出口企业反映,满洲里口岸這個海关、铁路方面的垄断企业有乱收费行为。